另外,雍正之所以狠治允锇,還有他的別裁用心之處。因為允锇不是允撰、 仍允褪集團的核心人物,對他嚴厲懲治非但不會引起事端,而且還能起到殺雞儆猴的震懾作用從處理允锇等人的北海道事件上來看,雍正並沒有採取一味打擊的策略,而是再次採用了拉打相用,軟硬結合的政策。在這種情勢下,允锇因看不清形勢而惹禍,可以說是自絕生路。允祧雖不一味抗上,但「不知感激效力」而又被降職,亦在情理之中。允祐認清了形勢,見風使舵,及早地靠向了雍正,因此而被加封為親王,應該被看作是「棄暗投明」的典型。
從隱謀學的意義上,我們也許可以說,雍正的很多作為都是以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為核心的。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加強中央集權,穩固他的統治地位,並為以後推行新政打下堅實的基礎。歷觀四十餘年,用之為虎,不用為风,亦未見國家乏人用也,亦未見超卓
常人,關國家興衰之奇才也。
有這兩樣兩種情況,,用什麼樣的人,就有什麼樣的道理,,但是用什麼樣的人,沒有什麼道理可見。這就要看用人之心是什麼。雍正是怎麼做的呢實戟:先縱後懲擒放有法
控制完眾皇兄之後,雍正明白要鞏固自己的設計統治地位,必須鏟除寵信之臣隆科多和年羹堯。雍正繼位後,羽翼有功的隆科多、年羹堯,再加上怡親王允祥,成為新政權的核心人物年、隆二人參與反對「八爺黨」的鬥爭,,進行青海平叛戰爭,穩定西北局勢選助耗羨歸公等項改革,促進清除康熙初年的弊政,可謂功績赫赫,是雍正初年統治政策的主要執行者。
這兩人得到雍正的重要倚仗和殊寵異榮,原因是什麼呢?長期的朋黨之爭,使雍正上台之後不能完全依靠原來的朝臣,而必須在他們之中,選擇傾向於自己的或持中立態度的官僚,對自己集團的往日功臣,既要酬勞其往日勞績,又要以他們為核心,團結廣大官員,建立自己的外籍新娘政權班底。年羹堯和隆科多又是雍正班底裡功勞最大也最有能力的,這就難怪雍正對他們寵愛有加了 。

不過,雍正給年、隆的寵榮有一定限度。隆科多積權雖重,但沒有用為大學士;年羹堯沒有朝中職務,大將軍的位置雖然極盡尊榮,干預事務雖多,但是不能直接施行,事事都要假手於人,也難以為所欲為。
雍正對他們,尤其是年羹堯,榮寵過度,評價過高,以致他們權勢顯赫,形成尾大不掉之勢,最後雍正不得不親手剪除這兩大制服訂做親信,這也是雍正自己招致的一個悲劇。允襬被召回京後,年羹堯即與管理撫遠大將軍印務的延信共同接掌了軍務大權,半年後,即雍正元年,雍正發出上諭,令西北方面調遣軍兵,動用糧餉,都由年羹堯辦理。名為川陝總督的年羹堯,實際上攬盡西北軍事指揮權,奪了撫遠大將軍延信的權力,一時權傾西北。雍正告誡官員聽命於年羹堯,在雲貴總督高其倬的奏摺上,誇獎年羹堯在軍旅事務、邊地情況方面都很熟諳,而且才情「出人頭地」。讓高在兵馬糧餉和一切籌備機宜上,都與年羹堯商酌行事。雍正還在給四川提督岳鍾琪的奏摺上批示:「西邊事務,朕之旨意,總交年羹堯料理調度。」同年十月,發生了青海厄魯特羅卜藏丹津的暴亂,雍正任命年羹堯為撫遠大將軍,率師赴西寧征討,次年大軍成功,雍正喜不自勝,封年羹堯為一等公。
這時年大將軍威鎮西北,同時有權干預雲南屏風隔間政事,成了 一個沒有封王的西北王!年羹堯遠在邊疆,卻一直奉雍正之命參預朝中事務,特別是在青海平叛成功之後。年的參議朝政,有許多是秘密的,後來他又被雍正整下去了 ,所以他干預政治的痕跡難見史冊。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所藏雍正給他的朱諭,保留了若干痕跡。雍正在一份朱諭中寫道:「今既上天成全,大局已定,凡爾之所見所聞,與天下國家吏治民生有興利除弊,內外大小官員之臧否,隨便徐徐奏來,朕酌量而行。」特諭中,關於年羹堯的事情很多,吏治民生的得失,朝內朝外大小官員的好壞,全都包括在內。所以年羹堯其實又擔負了宰輔的職責,參與了中央的朝政。
下面這些事情都可以看出年羹堯參預朝政的程度 ,耗羨歸公的事,在山西巡撫諾岷提出後,雍正認為很好,但是廷臣們反對,雍正拿不定主意,於是徵求年羹堯的意見,律例館修訂律例,一邊改定,一邊上呈。雍正閱過autocad後,都發給年羹堯看,要他在可斟酌的地方提出修改意見;康熙將朱熹升入十哲之列,雍正還想把周敦頤、一 一程夫子抬進這個行列。但周、程生活時代早於朱,要升格,就必須排在朱前面,雍正覺得朱熹事是康熙所定,若再將周、程置於朱熹之前,於孝道來講不好,取決不定,便要年羹堯「詳細
推敲奏來」。

及至年大將軍提出意見,雍正特地展示給九卿,說他「讀書明理,持論秉公」。要他們細心參考他的意見;有次考庶常,翰林院已按慣例分三等作了制服訂做衡量,定了名次,雍正還將試卷秘密送給年羹堯閱視。
這麼多重要的朝政,都拿給年羹堯過目,如此君臣關係,可謂親密無間了 。在雍正心目中,是把年羹堯置於其他督撫之上,使他的政見具有某種決定性作用。在用人和吏治方面,雍正更與年羹堯頻頻相商,給予特殊的權力,有時可以說是言聽計從。
在年的轄區內,大小文武官員都聽年羹堯安排使用。雍正對陝西巡撫、兵部侍郎這些官職的任命安排,都曾同年羹堯相商後才決定。川陝境外的官員的使用,年羹堯也常出意見-葛繼孔原任江蘇按察使、內閣侍讀學士 ,年羹堯參奏後,降為鴻臚寺少卿;長蘆巡鹽御史宋師曾,年羹堯把他大為保荐;安徽官員朱作鼎,年羹堯奏請將他罷職,雍正都依允了;趙之垣署理蘇美島直隸巡撫,年羹堯密參他是庸劣、輕浮,不可擔當巡撫重任,雍正就將他撤職,改用李維鈞。李的由妾扶正的妻子,是年羹堯家人魏之耀的乾女兒,雍正又特地叫李與年親近,所以畿輔重臣倒成了年羹堯的「下人」;江西南贛總兵職務空缺,雍正準備採用宋可進,年羹堯奏稱他不能勝任,請求 術將一個名叫黃起憲的來填補這個空缺,雍正採納了;二年二月,李紱就任廣西巡撫,保荐徐用錫一起上任,年羹堯卻說徐人品不端,不能用,雍正也聽了;雍正一 一年十月至十一月間,雍正特別命令禮部擬定迎接年大將軍的儀式,侍郎三泰草擬得不夠妥善,就受到降一級處分;年插手朝政甚多,群臣之忌恨年羹堯,也許就由這些事種下了根子。
年羹堯的權勢達到頂峰時,到了怎樣的程度呢?他進京時,騎著紫騮馬,威風八面,王公以下官員跪著迎接他,他安坐而過,看都不看一眼。王公下馬問候他,他也只是點點頭,並不下馬。這才叫權傾一時!雍正給予年羹堯的,是做「人臣」的絕無的榮寵!當初,青海打了勝仗,雍正興奮異常,竟把年羹堯說成是自己的「恩人」,也不顧這麼說話是否有失至尊體統。
雍正為了把對年羹堯的海外婚紗評價傳諸久遠,曉諭各大臣:對年羹堯這樣為國出力的人,「不但朕心倚眷嘉獎,朕世世子孫及天下臣民當共傾心感悅,若稍有負心,便非朕之子孫也,稍有異心,便非我朝臣民也。」這是以對年羹堯的態度,來判斷人們的政治立場正確與否。

雍正對年羹堯賞賜極多,查提原蘇州織造李煦家產時,就將其在京房屋賞給了年,家奴任他挑選。雍正賜他藥品、食物是經常的,一次賜荔枝,通過從京師到西安的六天驛程的驛站傳送,以求荔枝保鮮。這種辦公椅賞賜,可與唐明皇向楊貴妃送荔枝媲美了 。隆科多也是炙手可熱,極受雍正之寵。康熙死去的第九天,雍正把公爵頭銜賞給隆科多,過了兩天,下命稱隆科多為「舅舅」,讓他當總理事務大臣。
同年十一 一月,又任命他為吏部尚書,仍兼步軍統領,次年命兼管理藩院事,任《聖祖任皇帝實錄》和《大清會典》總裁官,《明史》監修總裁。賜太保加銜、雙眼孔雀花翎、四團龍補服、黃帶、鞍馬紫轡。
這時的隆科多是雍正在中央的肱股之臣,雍正稱他為「當代第一超群拔萃之稀有大臣」,寵榮備至。兩人權力炙手可熱,難免不同其他權臣發生衝突。尤其年羹堯個性飛揚跋扈,對怡親王允祥、四川巡撫蔡某、河南巡撫田文鏡、山西巡撫諾岷、吏部右侍郎李汲等朝廷要員,都曾經或是非議,或是攻擊,或是彈劾,在雍正班底內部結下了很多
冤家,處於一個孤立地位。早在元年,就有臣子檢舉年羹堯和隆科多這兩人任用私人、擅權狂縱,但都遭到了雍正的呵斥。但為時不久,雍正自己就對這兩人看不過眼了 。
年羹堯行事確實有不知檢點之處。他身為川陝督臣,作威作福,每遇到文武官員職務空缺,無論大小,都一定要選擇他的私人親信來填補,吏、兵兩部對他的團體制服安排根本說不上話,等於形同虛設。
尤其可怕的是,連巡撫、布政使、按察使、提督、總兵官等地方大員也出於他的授意安排,這就把皇帝的特權也架空了 。按照清朝法律,奴僕沒有出籍不許做官,而年羹堯的家僕桑成鼎就以軍功先任西安知府,後又升至直隸道員,另一僕人魏之耀也論功當到署理副將,全是年羹堯私下的專斷安排。
不但如此,年羹堯還狂熱接受賄賂,「於是鮮廉寡恥行賄鑽營之徒相奔走於其有人說年羹堯保舉官員「悉多營私受賄,贓私巨萬」。被年羹堯奏參過的葛繼孔,兩次向年羹堯打點,送去銅器、磁器、玉器、字畫等物。年因而答應對他「留心照看」。被年密奏罷官的趙之垣,每年贈送年羹堯價值十萬兩銀子的珠寶,年轉而保舉趙可以起用。
以私人關係用人、荐人,很容易形成舉者與被舉者的隸屬關係,產生autocad宗派集團。年羹堯的周圍就聚集了一夥人,如原西安按察使王景灝被年推荐為四川巡撫,對年百依百順,被人稱為年的乾兒子;原西安布政使胡期恒得到年羹堯的推荐,青雲直上,成了甘肅巡撫等等。

年羹堯的妄自尊大,不守臣道也是令人側目的。身為大將軍、有公爵之榮的他按理講,權威是比不上清初統兵的諸王,更不能望十四皇子允襬項背。但他因繼允欐的職務,便在權勢上要同前任相比。給將軍、督撫的函件竟用令諭的自助洗衣格式,把同官視為理所當然的下屬。在軍中,蒙古諸王見他時都要跪謁,連額附、郡王也不例外。他進京時,都統范時捷、直隸總督李維鈞都要低聲下氣地跪下迎接。雍正發往陝西的侍衛,是皇帝身邊的人,理應優禮相待,然而年羹堯竟用他們作儀仗隊,前引後隨,當下人廝役來使喚,這簡直是連皇帝都不尊重了 。
據說,年羹堯只要一出衙署,都要臨時戒嚴,兵丁把守街口 ,店鋪關門停業,好不威風。年羹堯對待官員的架子更大,凡送禮給年的稱為「恭進」,年給大東西叫做「賜」。屬員稟謝稱作「謝恩」,接見新屬員叫「引見」,年吃飯稱「用膳」,請客叫「排宴」。這一切都有皇帝的排場。據記載,年羹堯的家塾教師沈某回原籍江蘇省親,沿途「將吏迎候如貴宦,至江蘇,巡撫以下皆效迎」。可見年羹堯的權勢熏天。
對於臣道,年羹堯則憑恃雍正之寵而大大咧咧,不當回事。他在西寧軍前,兩次皇帝恩詔頒到,他都不按照規定在公所設辦公桌跪聽開讀,宣示於眾。一次陛見時,他在雍正面前「箕坐無人臣禮」。
這樣大膽妄為,已觸犯了帝王之尊,捋了龍鬚,當然要自取其禍!隆科多和年羹堯本在雍正即位和推行新政的過程中,起了不可低估的作用。特別是年羹堯,深具大將之才,有勇有謀,又曾為雍正平定過青海叛亂,可以說是功高卓群的。因此雍正若要打擊他們,必然會落個誅殺功臣的罵名。
雍正對此考慮得很清楚,因此在打擊年、隆之前,他必須抓住這兩個人的把柄,才可以名正言順地將他們一併鏟除掉。另外我們還應當看到,雍正一心要誅戮這兩個人的主要原因還是為了鞏固自己的統治地位-因為年、隆一 一人無論功勞多大,也不能超越於雍正之上;所謂功高蓋主,加上驕盛難馴,必然會使皇上產生威脅感。而且在當時的情況下,年、隆一 一人憑恃功高,的確做出了種種越權枉法的事,以致影響到了雍正政權的穩固。因此,雍正要鏟除他們只是時間早晚的團體服問題而已。在鏟除年、隆一 一人上雍正採用了「先縱後懲,擒放有法」的心智,先給隆和年許多過分的榮寵,使他們的職位一升再升,權力一再擴大。雍正這樣做是為了讓他們露出「小人得勢」的張狂形態,這樣才能抓住他們的小辮子,以達到鏟除他們的目的。

譬如在青海平叛成功之後,年羹堯成了功臣,他的意見在當時幾乎可以左右政局。為此雍正曾在平定青海之後對年羹堯發布上諭說:「再先國邊事急,要爾所辦之事外,實不忍勞你心神,今既上天成全,大局已定,凡爾之所見聞,與天下國家吏治民生有興利除弊,內外大小網路行銷官員之臧否,隨便徐徐奏來,朕酌量而行,特諭。」意即前段時期因為邊塞出了問題,所以除了你操手經辦的軍旅事務外,我實在不忍心再拿別的事勞你的心神,如今好了 ,天下太平了 。因此,凡是你的所見所聞,只要是對國家有利的,我都希望你能提出意見,好讓我斟酌而行。藉此表面鼓勵他發表意見,實則測度其政治傾向。
此後雍正選拔庶常,翰林院已按慣例定了名次,但雍正卻把試卷密封後遞給了年羹堯,並在特諭中寫道,「時文頭二三內,你速速看了 ,應那上移下者另封,上寫應入某等,仍封原封內交還。不可令都中人知發來你看之處。二等者特多了 ,若恐冤抑人,作
四等亦可又章盡力速速看來。」即:「這選拔庶常的試卷,你盡快看看在平定等級方面是否公正。有沒有該上下挪移magnesium die casting名次的,然後仍在原封封好寄還,不能讓都中.百吏知道我交你看過。另外,被評為二等的太多了 , 曰不会曰有壓抑良才的地方,若有,分成四等也可以」從雍正這番話來看,他將這件事做得似乎很詭秘,其用意不外乎是為了表現自己對年羹堯的器重和信賴。
另外在用人和吏治方面,雍正也曾多次表示對年羹堯的器重和信賴,並給予了年羹堯極大的權力。比如在年羹堯的轄區內,文官自督撫到州縣,武官自提鎮至千總,全由年羹堯任命取捨。再比如雍正曾打算封范時捷為山西巡撫,並將原巡撫噶世圖調為兵部侍郎,為此他還「特意」與年羹堯相商,以徵求他的意見。
因此當時年羹堯對各級官吏的評價,幾乎成了雍正用人的標準。例如葛繼孔原任江蘇按察使,因被年羹堯參劾而被降為鴻臚寺少卿,又如李紱到廣西任巡撫時曾保荐徐用錫同往,但年羹堯卻稱徐用錫是品行不端的小人,結果雍正就不納李紱的建議,如此等等,不一而足。
由於雍正對年羹堯採取了這種虛虛實實、極端器重信賴的姿態,不斷的助長了年羹堯唯我獨尊、極端自負的習氣。特別是在年羹堯平定青海之敵後更是不可一世。他的這種極端的狂傲,必然會招致滿朝文武的非議,也必然會為他埋下禍根。不出所料,此事之後許多大臣便開始向雍正密奏,指斥年羹堯擅作威福、目無君上,要求把他留在京師,以免放虎歸山造成後患。但雍正當時認為臭氧殺菌時機還不太成熟,因此非但沒接受這些人的建議,還在為年羹堯送行時說:「爾此番出行,朕實不知如何疼你,方有顏對天地神明也。立功不必言矣,正當西寧危急之時,即一摺一字恐朕心煩驚駭。委屈設法,加以閑字,爾此等用心愛我處,朕皆體到。

每向怡親王、舅舅,朕皆落淚告之,種種亦難書述。總之爾待朕之意,朕全曉得就是矣。所以爾此一番心,感激上蒼,如是應朕,方知我君臣非泛泛無因而來者也,朕實慶
幸之至」。「不但朕心倚眷嘉獎,朕世世子孫及天下臣民當共傾心感悅,若稍有負心,便非朕之子孫也,稍有異心,便非我朝臣民也。」這番話的網路行銷大意是說,你這次又要遠赴邊塞了 ,我實在不知道該怎樣疼惜你才能對得起天地神明。你所立的大功就不必說了 ,只說正當西寧戰局危急的時候你怕我會因此擔心,因此,每次寫奏摺時都要設法加些閑談來安慰我。你的這番良苦用心 腳我都體會到了 ,我每次對怡親王和隆科多講起你的好處時,都禁不住感動得落淚。
這種心情是很難用語言表達的。總之你對我的好意我完全能夠心領神會,所以你的好意才能感動上蒼,並應驗在我身上。這就是說我們之間並非普通的君臣關係,而是有因果關係,上蒼安排的。因此,我非常感激上蒼,我子孫和臣民也都應該感激上蒼。若我的子孫稍有異心,那就不是我的子孫了 ,假如我的臣民稍有異心,也就不是我的臣民了 。從雍正這段話來看,誰能看出他有鏟除年羹堯的心思呢?即便是年羹堯本人對雍正已有警惕,但在聽了賭咒發誓的話後,大概也會打消aluminum casting疑慮的吧!這正是雍正高人一籌的智謀,明明有心要打擊一個人,卻口蜜腹劍,穩住對方。更絕的是,雍正明明有心削奪年羹堯的兵權,但在當時卻仍能做到深藏不露,甚至將年縱得更高,以使他更加狂肆驕縱,以致跌得更重!少為聲譽小利夢以只知有君父,凡百。冗不瞻顧,一切據實莫,隱為要,少為聲泉。小利存私,恐難逃朕之鑒察也。
不計名利的人,是會有的,但是又有多少呢?雍正在御批中反覆強調:「少為聲譽小利存私」,即是要告誡那些貪圖私利的人應該注意自己的言行,不可私心太重實戟:待人名嚴智謀多端《御制朋黨論》是為打擊年、隆、允撰等人提供法紀依據或理論根據而寫的一本書,這也反應出雍正不但不能容忍年羹堯狂悖無禮,同時更不能容忍他結成朋黨
危害朝廷政治清明。
那麼雍正是如何打擊這一幫子文人的呢?下面看看打擊汪景祺和錢名世的案子。汪景祺是浙江錢塘人。此人頗有才華,但仕途卻不得意。因此才投到年羹堯門下,靠阿諛奉承取得了年羹堯的信賴。年羹堯在平定青海叛亂之後,汪景祺曾善意提醒過年不要居功自傲,並做了 一篇《功臣不可為》上呈年羹堯。汪在該文中說:庸君聽說兵荒馬亂就懼怕了 ,因此他必須依賴得力大臣平息叛亂。但是,他認為能夠平息叛亂的功臣一定就能作亂,仍然會威脅自己的tonymoly統治地位,因此,功勞越大的人越會遭到庸君的妒嫉甚至殺害。這樣,不立大功反而更好……在查抄年羹堯的府邸時,雍正偶然得到了汪景祺的這番言論並查到了汪景祺對年羹堯的許多諂媚之詞。

諸如他稱年是「宇宙第一偉人」,又說歷代名將郭子儀、裴度等人的關鍵字行銷功績「較之閣下威名,不啻螢光之於日月,勺水之於滄冥,蓋有天地以來,制敵之奇,奏功之速,寧有盛於今日之大將軍哉!」汪景祺甚至不惜以譏諷康熙來恭維年羹堯,說是「皇帝揮毫不值錢」,就是說皇上只不過動動三寸不爛之筆,會寫一點詩文罷了 ,年羹堯比康熙帝還要有作為。
雍正看到汪景祺的這番言詞後非常震驚:「朕輾轉思維,自古帝王之不能保全功臣者,多有鳥盡弓藏之譏。然使委屈寬宥,則廢典常而虧國法,將來何以示儆?」很明顯,這是雍正在為自己辯護,他堅持認為殺戮功臣是迫不得已的,主要還是因為他們居功自傲,無視國家法律。假如不殺他們,就使法典棄廢,沒法維護國法了 。
雍正內心裡雖非汪景祺所作的《功臣不可為》一文,但他抓的卻是汪景祺誹謗康熙的罪名–即汪景祺所言的「皇帝揮毫不值錢」。這樣,汪景祺被定了個大不敬罪,被處了斬刑。殺人不過頭點地,與汪景祺相比,錢名世受的處罰簡直是生不如死。錢名世,字亮工,江南武進人,康熙四十一 一年進士 。錢與年羹堯原沒什麼瓜葛,但是,此人頗善奉迎,曾借名為年羹堯賦贈過幾首諂媚詩,把年羹堯比作周代的大將召伯、漢代名將衛青和霍去病。年羹堯平定青海後,錢名世還鼓吹為其翻譯社立碑,並在一首贈年的詩中寫道:「鐘鼎名勒山河誓,番藏宜刊第一 一碑。」意即允襬進兵西藏康熙皇帝為他立了 一碑,年羹堯平叛成功也該再立一碑。
錢名世怕人讀不懂,還作注解說:「公〔指年)調兵取藏,宜勒一碑,附於先帝『平藏碑』之後。」原來,在康熙五十九年,皇十四子曾督兵入藏,康熙帝為他特立「平藏碑」。 朋當時年羹堯任四川總督,佩定西將軍印,參預了調兵入藏之役。錢名世認為,應立碑於康熙帝的「平藏碑」之後,表彰年的功績。當時,錢名世不過是從五品的清閑翰林,發表「宜刊第一 一碑」的意見,毫無政治影響,更何況以同年贈詩,也不該有什麼問題吧。總之,錢名世可抓的辮子就這麼多,雍正大帝反覆斟酌,決定還是不能輕易地放過他。
雍正大帝自有他的道理,懲創錢名世,絕不是有意和他個人過不去,而是他的所作所為代表了官場中一種惡劣的die casting風氣–妄自揣摩,趨附權貴。如果聽任其蔓延,就會助長朋黨之風,威脅皇權。就以年羹堯而論,他藉著受到皇帝眷寵,大肆招搖,而大小臣工竟以年大將軍為權勢之所在,集於他的麾下,結成了 一個盤根錯節的年黨。

使雍正大帝深受觸動的有這樣一件事:雍正一 一年,年羹堯平定青海後,帝加封一等公爵,當年年底,年羹堯入京陛見,九卿、督撫級的大臣竟跪在廣寧門外大道旁迎接,甚至體制尊貴的王公也有下馬問候的。
在這一群諂媚權臣的無恥之徒中,雍正大帝最為警愒的是某些「名士」。雍正從自己的政治閱歷史,深感此輩居心叵測,這可以舉出陳夢雷與何焯。陳夢雷文思敏捷,未冠成進士 ,以後涉嫌附逆,被流放到了瀋陽。康熙三十六年蒙恩召還京師,在皇三子誠親王門下,以白衣身分編纂《古今圚書集成》。
康熙帝很賞識他,曾賜他一副對聯,上面寫著「松高枝葉茂,鶴老羽毛新」。康熙晚年,諸王爭儲,誠親王也是有力的越南新娘介紹競爭者之一,下面有陳夢雷這樣的名士為羽翼,氣勢大盛。雍正即位伊始,立即將陳夢雷再次發遣關外,栽給他的罪名是:「累年以來,招搖無忌,不法甚多」,總算發洩了對陳夢雷多年的隱恨。何焯與陳夢雷相仿,他遵照康熙的指示,效力於皇八子廉親王府中。這皇八子與皇三子同樣是雍正的政敵,而且是更厲害的對手。他寬仁好文,深得士大夫的擁戴。
康熙五十年前後,圍繞著皇太子立而復廢的事件,最高統治集團內部各派勢力的明爭暗鬥達到高潮,康熙帝為削弱皇八子的Business center勢力,將何焯的翰林院編修、進士統統革去,令當時的雍正大帝暗自高興。雍正大帝在考慮是否處置錢名世時,很自然想到了陳夢雷與何焯,因為他們三人同為依附權貴,又都是「名士」。整頓錢名世也就是要整頓卑污的士林積習。錢名世才華橫溢,有江左才子的美稱。 他早年師事浙東著名史家萬斯同。萬斯同請他作纂修《明史》的助手,每成一篇,就交給他,叫他潤色,可見對錢的器重。錢名世的詩名氣更大,當時雄踞詩壇的王士禎,就曾對他的詩才大加讚譽。康熙四十一 一年,錢名世又蟾宮折桂,考中本科進士第三名探花。
趨附年羹堯的大有人在,但是像錢名世這樣的名士卻不多,拿錢名世開刀,就可以震動士林,使讀書人生畏,不再趨附權貴。另外,正好錢名世在士林中的名聲很臭。
錢名世是個典型的才品污之輩。他的老師萬斯同是浙江人,在北京去世時,親屬不在身旁,於是錢名世披麻戴孝,主持喪事。
可是事畢,竟把老師的數十萬卷seo藏書席捲而去,據為己有,這種「沒人性」的做法,真是讓天下人切齒。在康熙五十年,錢名世官翰林侍講,就曾因「行止不端,聲名好」,奉旨革對錢名世這樣的人,無論怎樣糟踏,別人都不會同情。

雍正大帝是這樣想的,所以,借整錢名世而整肅官場的越南新娘面談方案便確定了下來。雍正認為,錢名世的這種行為是文人無恥鑽營、志在干祿的表現,不配作儒門中人,但殺了他又於理不通,因而想出了 一種「以文詞為刑法」的手段即親書「名教罪人」四字並製成匾額,懸掛在錢名世大門上方,以警戒其他文人的諂媚行為。此後,雍正又命令所有進士出身的文官每人作一首詩諷刺錢名世的奴顏卑骨,並要求錢名世出錢將這些詩文刊印出來分發各地,以此警戒其他文人不要犯類似的昔吳。
從這件事來看,雍正的做法堪稱高絕^即利用大部分文人視名譽高於生命的特點,專從毀人名譽上下功夫,這樣對那些喜歡趨炎附勢又自命清高的文人,不啻是一記當頭棒喝,有利於社會空氣的淨化。正己率屬,循规蹈矩,實力任事朕不過要卿等正己率屬,循規蹈矩,實力任事而已。
雍正認為做人首先要正己,萬不可不按規矩辦事;第一 一是要能根據實力辦事。這些都與個人的修養有關。實戟:正己正人修煉自我俗話說,身正不怕影子歪。雍正大帝認為,一個人只有為官清廉,才能主持公正。這就是「正己正人,修煉自我」,雍正告誡官員:「以循良為楷模,以貪墨為鑒戒……操清廉乃居官之大本。故凡居官者,必當端其操守以為根本,乃可以勉為良吏。」意即:做官的當以廉明者為楷模,以貪污者為鑒戒,這才是做官的根本,因此,做官的必須注重自己的品德節操,只有這樣才能算一名基本上合格的相親官吏。
雍正大帝雖然要求官吏必須清廉,但同時也反對某些官員藉清廉之後而沽名釣譽。他指出:「取所當取不傷乎廉,用所當用不致於濫。固不可剝削以困民,亦不必矯激以沽譽。」這就是說:做官的取自己應當取的錢財不能算作不廉,用自己應用當用的錢物
不能算是濫用。所以,既不要剝削老百姓,也不要偽飾清廉而沽名釣譽。
既然如此,怎樣才能使群臣把廉明視為一種時尚呢?為此,雍正大帝以身作則,以實際行動號召群臣提倡節儉。在從政的十三年中,雍正大帝從未去過承德避暑山莊,也沒到江南做過巡幸活動。就算他不得不去拜謁祖陵時,都不同意在沿途安放過多的臨時設施,不求安逸,稍有花銷,就認為是過奢之舉。此外,他對群臣進獻的稀世珍寶也大不以為然,反倒認為「行一利民之政,勝於獻稀之珍也;荐一可用之才,勝於貢連城之寶也。」意即:假如你們能實行一項有利於老百姓的政策,豈不比獻給我一件稀世珍寶
更好?假如你們能給我舉荐一名有用的人才,豈不是比獻給我一個價值連城的寶物
更好?雍正大帝不但嚴於律己,而且還以此帶動群臣。他明確指出:「世人無不以奢 柳
為恥,以勤儉為美德,若諸臣以奢為尚,又何以訓民儉乎?」 意即:世人都反對驕奢淫佚,都把勤儉當做美德,假如群臣反過來都以奢侈為時尚,那你們又怎麼去教導百姓們提倡節儉呢?許多人都不明白,作為一名泱泱大國的君王,國家再窮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還獨獨少了皇上用的?既如此,雍正為什麼如此注重節儉呢?他自己解釋說:
「朕深揆人情物理之源,知奢儉一端關係民生風俗者至大!」這就是說,雍正清楚地看到了奢侈給國家造成的小型辦公室出租重大危害和勤儉廉潔給國家帶來的好處。